香港老版跑狗图,香港免费118彩图库
主页 > 历史咨询 > 文章列表

阿氏吃药在先WADA成立在后 庞德对其无能为力

发布日期:2022-01-12 23:24   来源:未知   阅读:

  阿姆斯特朗使用违禁药品是如何“东窗事发”的?呈阳性的尿样究竟是不是阿姆斯特朗的?已经退役的他会受到什么样的制裁呢?美联社和路透社昨天给我们带来了更详细的报道。

  揭发阿姆斯特朗的不是国际兴奋剂检测机构,而是一个实验室。名为Chatenay-Malabry的法国国家实验室从去年年底开始,对经过冷藏处理的1999年环法大赛选手的B瓶尿样进行了重新检测,以验证其检测EPO的新手段。

  实验室主任雅克对Europe-1电台表示,在重新检测中,有至少15例冷藏的尿样EPO反应呈阳性。而《队报》的报道称,其中有6例尿样的主人是阿姆斯特朗。

  1990年,EPO已经被列入违禁药品,有关兴奋剂检测机构近几年才掌握了有效分析检测它的手段。2000年悉尼奥运会引入EPO检测,国际自行车联盟2001年引入EPO检测。

  无论是实验室方面还是法国体育部长,都对外宣称,被重新检测的尿样是匿名的。法国体育部长让-弗兰科伊斯·拉莫对路透社记者说:“我无法确认这一点(尿样是阿姆斯特朗的)。感谢实验室检测出了1999年的环法比赛选手尿样,但所有的尿样都是匿名的。我当然有我的疑问,但至少目前是记者说那些尿样是阿姆斯特朗的。”

  实验室方面也称,所有尿样都是匿名的,只有6个数字的编号,没有运动员的姓名。

  但是披露这一事件的《队报》则称他们掌握了实验室的检测文件,同时他们还掌握了来自法国自行车联盟的另一份资料,在这份资料上,有当时选手在提供尿样后的证明书上和自己队医的签名。而有阿姆斯特朗和他队医签名的尿样证明书上的编号和检测呈阳性的编号一致。

  在事件被披露后,环法大赛负责人勒布兰奇表示对这一消息感到“极度震惊”。“现在皮球在他那里。为什么?怎么吃的药?谁让他吃的?他有义务给我们、给所有热爱环法比赛的人们一个解释。《队报》披露的一切让我觉得自己被愚弄了,我们所有人都被愚弄了。”勒布兰奇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

  阿姆斯特朗当天迅速在个人官方网站上表示了否认,并拒绝发表进一步的声明。七冠王愤慨地说:“毫无疑问,政治迫害还在继续。他们《队报》说的那些正是小报风格的表现。”

  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则表示了中立态度,主席庞德说:“现在需要看国际自行车联盟和美国自行车联盟以及阿姆斯特朗本人怎么说了。如果事件是确凿的,阿姆斯特朗应该站出来给人们一个明确的说法,虽然他已经声称自己没有吃过药。”

  “即使他真的吃了药,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因为1999年我们这个机构还没有出现(WADA成立于1999年11月,环法比赛则是在夏天进行,编者注)。”庞德的表态似乎表明,由于“时间”的关系,WADA没有理由介入这一事件。

  另一方面,根据兴奋剂检测程序,A瓶尿样为检测尿样,B瓶则为复检尿样。相关组织只有在A瓶呈阳性而当事运动员又提出复检的情况下,才开启B瓶尿样。现在,即使WADA介入事件,但仅凭一个带有实验性质而不是检测性质的B瓶结果对阿姆斯特朗作出处罚,也缺乏规则上的支持。

  在过去5年中,外界对阿姆斯特朗的怀疑从未停止过。即使在今年完成七冠王伟业后,阿姆斯特朗仍要用这样一句告白来回击那些质疑:“我感到非常遗憾。你们从来不相信奇迹的存在。”但一些事实的存在却无法让人们对阿姆斯特朗保持绝对的信任。

  1993年7月阿姆斯特朗曾被查出服用兴奋剂,但他以队医的处方被篡改了日期为由逃过了处罚。

  2000年11月法国电视3台的记者在美国邮政车队的垃圾箱中发现了装有兴奋剂ACTOVEGIN的塑料袋。但当时ACTOVEGIN尚未被国际自行车联盟列入禁药名单,此事不了了之。

  2001年7月英国《太阳报》披露阿姆斯特朗从1995年开始就接受法拉利医生的治疗,此人因擅用EPO在体育界臭名昭著。

  2004年6月记者巴勒斯特和沃尔什合著了《洛城机密》一书,书中披露阿姆斯特朗的前按摩师埃玛曾去西班牙为其取药品。

  2005年1月被阿姆斯特朗解雇的助手安德森披露说,自己曾在阿姆斯特朗的浴室发现过类固醇。